Pinned post

选实例应该是 Mastodon 世界第二麻烦的事,创建实例则是第一。
活跃人数太少,虽然可以和其他实例牵线搭桥,但终究用不上本站时间线,会觉得身边了无生气;活跃人数太多,又要天天担心早晚被利维坦直接干掉,人脉关系瞬间消失。
毕竟用 SNS 和博客还是不一样,总是希望有人看自己自言自语的呀!博客就像漂流瓶,写完丢去搜索引擎的浩瀚大海就算了,社交网络还是不一样,还是一个 relationship-oriented 的自言自语的地方。
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无论是自己还是实例。がんばります!

下文件要求公证处办理涉外投资移民买房公证,要核实办理人的财力状况(然而事实上公证处没有这个能力)
这等于是进行了一个明准实🈲️。例如在日本买房,过户登记需要国内公证处开具的身份证公证或住址声明公证,没有公证书买房也过不了户(如果只是一刀切禁止这种公证书,日本政府倒是可以同意接受替代用的文件;但明准实🈲️属于是不干涉外国内政,能开你就去开啊.jpg
看来以后自己生意要少很多啊😮‍💨

在思索要不要把 lejaua6 换到单独 VPS 方便自定义了,但是搬迁好麻烦哦(

不过这也充分说明 Fediverse 碾而不死、如同杂草般的生命力。反正平时也没有很多人去看杂草

Show thread

每次微博搞什么幺蛾子的时候,长毛象网络总要经历一波压力测试(无贬义

救命,之前被一张283弱智图拉回了niconico初创期的深渊,现在满脑子只剩下

中曽根ティーチャー

当年买的时候还是6000出头,谁成想现在已经到了八千多(之前还到过九千多但是没卖

Show thread

唉,喉咙好痛(虽然不觉得是新冠

救命,最近每天起床都眼眼睛痒鼻子堵嗓子痛,寻思花粉也不会反季节出现啊,经过几天观察发现罪魁祸首应该是床上的尘螨…… :002:

在留卡丢了
入管「丢失之后两星期以内要补办哦」
我「好吧我看看要什么资料」
入管「要警察的丢失证明哦」

我「警察你好我在留卡丢了可以给我开证明吗」
警察「好哦你先来一趟申请一次过一周再来取吧」
我「可是我要补」
警察「如果真有什么特别着急的事情再跟我们说哦加不加急看我们效率和心情」
我「两周内」
警察「因为疫情关系你也可以网上申请我们通过了之后你再把纸质申请表寄过来我们把证明寄给你你还要把回执寄给我们但这样申请比你来两趟警察局要慢哦」
我「」

为了一笔生意吃两笔钱,不得不生造自己有个亲弟弟代替自己在事务所工作的虚构场景发邮件

结果发件人姓名一栏还是暴露了,只好电话里面人工变声虚晃一枪……不管了,拿到钱就好

求你了我这儿不是菜市场,不要上来先对半砍价可以吗,报价里有一块是代扣代缴的税啊,对半砍之后我只能喝西北风了。就算最后打完折成约了,也会搞得不痛不快很麻烦,干脆就不要讲价我一开始就报低一点,这样的世界不好吗(超级大声)

外汇管理法你他妈的外汇管理法,老子合法合理的客人的遗产存到托管账户里,你给我说因为不允许外国人开账户就不给我转,操你妈的还不是因为你不给我开账户我才用托管账户的啊!?你让我打包几千万日元的现钞EMS寄回国才行咯是吧!?

夕语 boosted

看完了 @kantei 君关于 Wland站长开的 beebear.party 实例的科普,又到微博上翻了一翻其站长 @-熊豆 的微博。本人计划实例级屏蔽 beebear.party 。

理由如下:
一、beebear.party 实例站点规则中要求其用户举报“反动等危险言论”。(图一)
beebear.party 实例站点规则页面:beebear.party/about/more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2

二、beebear.party 实例站长曾在其微博上列出一份“诋毁、侮辱我的网暴份子”微博用户清单(具体可参见第三条),而该份名单中有我实例用户。
列举“诋毁、侮辱我的网暴份子”的微博用户:m.weibo.cn/status/460773056263
archive.fo/uc8oZ
上述评论微博附加的具体图片:wx3.sinaimg.cn/large/5e9de947l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2

三、beebear.party 实例站长在其整理的“Wland相关事件”页面中收集并列举所谓的“危险言论账号”、“趣言趣语”。并整理搜集其所认为的“参与者档案”。(图二)
Wland相关事件页面:kumame.github.io/your_history/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3
上述页面的github仓库(证物分支):github.com/kumame/your_history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3
上述页面的github仓库(网页分支):github.com/kumame/your_history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3
理由二中提及的“参与者档案”:github.com/kumame/your_history
web.archive.org/web/2021022313

基于其实例站点规则(理由一),以及 beebear.party 实例站长在 Wland 事件中的搜集整理并公示其反对者发言及微博帐号清单(理由二、三)。考虑到本实例存在大量“反动”、“不程谐”内容,不排除本站被其整理举报至有关部门的可能。故本站决定屏蔽 beebear.party 实例。
#实例管理 #管理公示

洗碗机真的是好东西,可以在自己根本洗不动碗的时候也维持餐具清洁的正常循环

夕语 boosted

「利用GFW漏洞进行勒索的恶行正在蔓延

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有人正以屏蔽网站为要挟勒索大中型境外华文站点。

攻击者通过向目标网站提交大量包含违禁词的http明文请求、将被墙域名解析到目标网站所用IP等方式触发GFW的封锁机制。

攻击者要求网站以低廉的价格给他们投放广告,如果拒绝则进行上述的栽赃嫁祸。

更为糟糕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照猫画虎,当你有一把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那些选择托管于境外呕心沥血成长起来的网站现在要面临新的挑战。

[消息等级 Level B·#重要 ]」

#我在看什么 #转载

t.me/vps_xhq/181

夕语 boosted

把嘟文截图或者全文复制转载到微博;和对微博截图、或者全文复制粘贴到长毛象里。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都可能会侵犯著作权、名誉权等,也都可能不会。法律问题不展开阐述。

总之,截图或者全文转载,是一种不太好的形式,我个人有时也难以抗拒它的「便利」但也愿意尽力去避免如此。

---

诸君在使用 Mastodon(或其他社交平台)的时候发布的内容,如果你选择的可见范围是公开,任何人都可以通过 URL 链接浏览到该内容。

这些内容包括妳的嘟文正文、附图、发布时间、妳的 ID、头像……如果妳认为这些是隐私,就不要公开发表。

任何时候,一条公开的 URL 链接,都可以被发布到任何一个国内的或国外的、公开的或私密的平台——完全不必知会作者。

若要说互联网共识的话,「链接就是用来分享给别人浏览的」,就是一条最基本的共识。

一个电话从早打到晚从来就没有打通过,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打通的手机号码,接线员咩都不懂,过了半小时华丽甩锅到了另一个根本接不起电话的部门,我懂了我该打电话去朝阳门看看有没有校友了(怒

夕语 boosted

Knock, knock.
结社依据某元老的独裁,自今日起在本实例中封禁 mao.mastodonhub.com 及一切相关实例,因为其被揭发出的克隆其他实例帐号的行为明显属于故意,且极大影响了其他实例的数据自主权。本实例今后不再希望和上述实例进行任何数据上的互联互通。

人在日本住,死在日本死的,房产是日本的房产,死亡证明不能用日本的死亡证明,那你们日本人是干啥吃的(怒吼)

夕语 boosted

我还想说一点:和世上其它的事物一样,隐私(或者自由,或者安全)是不适合用非黑即白的眼光看待的。在完全的隐私和完全的无隐私之间,存在一大片灰色区域。不应该把隐私的情况想象成硬币的正反两面:要么拥有绝对的隐私,要么一点隐私也没有。因为这不合事实,而且会导致两种极端,一种极端是像隐士那样深居简出,以至于干扰到了正常生活,另一种极端则是抱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干脆一点隐私也不要。 更为恰当的做法将隐私(或者自由)的状况视为一道光谱,或者一个坐标系,因为隐私是多层面的(硬件,系统,程序),也是多方向的(政府,厂商,开发者),每个层面,每个方向上的提升都是有意义的,只是某些领域比其它领域要为重要。没有人可以在一夜之内就成为专家,也不必为自己无法实现一个教程的所有建议而困扰,你可以优先实现那些基础性的架构,再慢慢地在上面添砖加瓦,慢慢地增进自己在此方面的知识,通过这样的积累,渐进提升自己的隐私(或自由)。不要让二元对立,眼高手低的思维方式主宰你的看法。

Show thread
Show older
秘密結社「lejaua6」

秘密結社 lejaua6 是一个旨在倒立的泛 ACG 简体中文 Mastodon 实例。
现在,本实例采取熟人开放制。你可以申请元老院批准,以加入本实例。当然,你需要遵守结社元老院制定的公约,并提供足够详细的申请理由。即便如此,你的申请也可能被以任意理由拒绝。